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太留住了她,不顾易母的反对做主了两人的婚姻。

    苏笙犹豫过片刻,她有些害怕,这个她在此之前只在报纸听说过的男人,会怎么看待她和他们无厘头的婚姻。但是片刻后,她同意了。比起照顾一个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,就算醒过来也可能是残废的男人,她更不想再继续过漂泊无依的生活。更何况,易景行长得帅,又有钱,完全就是没有女人会拒绝的角儿。大不了他醒后对自己不满意,再离婚,那也能分到不少的财产吧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笙,没有资本谈爱情,她只想安稳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没有婚礼,没有宣誓,没有结婚证,两人仅仅就是在病房里交换了戒指。甚至说不上是交换。没有人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婚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苏笙看着病床上的易景行,这可是她的老公呢。

    她取下左手无名指的戒指,托着戏景行的手,庄严地问道:“易先生,你愿意娶我吗?”

    病房里依然只有滴滴声,没有多余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愿意。”苏笙安慰似的自己回复自己,借着他的手为自己带上易家儿媳妇儿的戒指。这个象征身份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