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怀里禁锢着,口中不断安慰着:“笙儿,不要怕,有我在,我来了,我保护你笙儿…”

    她依然在奋力挣扎着,似乎真的能看见某种别人看不见的东西,还对它很恐惧。易景行单手抱紧她,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温玥给的镇定剂,强行塞了一颗药丸在她口中,又安抚了几分钟。苏笙才渐渐精疲力尽,安静下来,虚脱的倒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苏院长看了看苏笙刚刚坐的那把椅子,那是老院长死的时候,坐的轮椅……细思极恐,她不敢继续往下想。回头看到苏笙这副模样,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苏笙最终昏了过去,易景行喘着粗气,看着她说:“你还要拒绝吗?”

    苏院长伸手抚摸苏笙苍白的脸颊,回想起她活泼可爱的样子,忍不住流下了泪水。这可是大哥最宝贝的心头肉,如今却要承受这样的痛苦。她已经明白了,苏笙的心病已经不是简单的心理辅导就可以解决的,她是对老院长的执念难以消除,才会对跟他有关的一切产生极大的反应。只有让她接受老院长已经不在了的事实,才能真正的解开心结。

    “希望院长能仔细考虑一下,我先带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